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中良的博客

囍杨杨

 
 
 

日志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2010-06-18 18:0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快意斋

——关于收藏、鉴赏和市场十问吴悦石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地点:北京快意斋

人物:吴悦石(国家国史馆特约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杨中良(《中国书画》杂志特邀编审、任职于北京荣宝斋)

 

杨中良(以下简称:杨):吴先生,您是著名画家,在中国画创作领域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今天我们的话题不是谈您的绘画,而是您的收藏。您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收藏的?

吴悦石(以下简称:吴):我自少年时即喜欢收藏,那时只是不具备收藏条件。我是学传统中国画的,和老先生在一起,一有空就往琉璃厂跑,那时琉璃厂东西多,画买不起,只是喜欢看。书很多,有的一两毛一本,开始是从书买,买帖,买几毛钱以下可学可看的东西。我读中学时,同学中有两家藏画很多的,一位同学的父亲过去在银行工作,家中很多民国名家的作品,我可以借来临,有一些小东西,如册页、扇面,他们会送给我。我还有一个同学的伯父当时已经年纪大了,大约七十岁,我记得老人睡在靠墙的大炕上,有很多画堆了半炕,大约上千轴,其中很多明清以来名家画,可以看,可以借走临摹,在那个时代这也是最大的快乐。

60年画家为工农兵服务,当时很多名家画都画三开纸(四尺整纸三裁)的画,绫边纸裱,卖一块五一张,名头大的画家三块,像陈半丁、王雪涛等。我因为没钱,只买过两张王铸九先生和李苦禅先生的水墨花鸟,一块五一张,这也是我的最初的收藏吧。文革到七二年,可以为外贸画些行活,画美术红灯厂的绢片,和工艺美术服务部的竹帘画,有些收入,开始逐步在庆云堂收一些自己喜欢的碑帖、古墨,还有民国时期日本和中国的老画册,这些最初的收藏都是从实际学习有关的开始入手,后来影响我走向收藏恐怕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纵观中国历史,收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受到欢迎,受到关注,有这么多的爱好者参与其中,正所谓“盛世收藏”。但今天大家关心的问题是,作为一个收藏爱好者首先要具备哪些方面的知识?

吴:收藏的门类很多,首先要选择自己最熟悉的专业,因为最熟悉的才不会出错,常言道“生行莫入,熟行莫出”。因为熟悉专业知识丰富,才可以判断精准。如果是初次进入收藏领域的,应该多学,多看(多看博物馆),交好朋友,交高人的朋友,交有德行的朋友,交有收藏的朋友。有机会多把玩,观赏真的东西,感受把玩时的感觉,时间久了,就心中有数,这就是所谓的熏陶,所谓的上手。自己也要积极好学、谦虚多问,多读书,熟悉历史,除此之外心里素质的修养也要培养,总而言之一句话,收藏是一门丰富的学问,是综合学问,要多在实践中摸索,是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结合。是人类精神境界在社会活动中的反映。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现在大家有一种共识,就是“不喜欢收藏的书法家不会是有成就的书法家,不喜欢收藏的中国画家也画不好中国画”。大家很想知道,收藏对于您的艺术创作有多大的帮助?

吴:一路走来,我觉得收藏使我的人生变得丰富了。在收藏中,我觉得安静,在精美的巧夺天工的器物中,我会觉得当时那人如同历历在目。他们敬天畏神,工作虔诚,心地坦荡,精神专注。有的器物皓首穷年,刻画入微,令人叹为观止,真不敢想象他们的精神境界是那么纯洁。我常常想,如果今人能有古人之襟怀,世界当是另一番气象。收藏者每藏一物必然会研究它的时代,艺术规律,材质和相关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积累多了,就成学问家了,很多收藏届的朋友都有这个过程,从中受益,变成了谦谦君子,所谓“气质变化学问深时。”这些对我在书画创作中是影响可谓至深,它让我立体了,丰富了,下笔有味道了,这是祖国五千年文化的滋养过程中的历炼。这也是我在收藏过程中加深的认识和体会。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收藏离不开鉴定。鉴定家可以不是收藏家,但收藏家一定是要具备鉴定家的素质。吴先生,您是鉴定方面的专家,我们见到有很多收藏爱好者都到这里来请您释疑解惑。那您是跟谁学的鉴定?鉴定真的很难吗?

吴:最初,我是从崔秀岩先生认识鉴赏的。他住在琉璃厂,他喜欢收藏,经常和一些朋友讨论字画的真伪,我是在他们的讨论中慢慢学习了鉴定的方法,那时他们大都是研究近现代中国画。他们和北京民国时期的名家都有交往,当时看齐白石的最多,他们一起研究齐白石作品的真伪。如果是伪作,会是谁仿的?都要去深究,因为他们对那一代人,知道的很详细,有些事情也有流传。那时我就是耳濡目染在这种鉴宝的环境中成长的。我的老师董寿平先生在荣宝斋工作,他是负责鉴定的,他对历代书画都有研究,学识渊博,人称活字典,他教我很多鉴赏中的重要知识。以后我在与谢稚柳、启功、杨仁凯先生交往中也受益匪浅。鉴定是一门古老的学科,它是科学知识和社会知识的结合,可是人们从来没把它做为学问来看。鉴定不容易,要学识渊博,经验丰富,一旦掌握就非常容易了,所以说一副字画打开一点就能立断真伪。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中国当下收藏爱好者数目庞大,时时刻刻都有交易发生。凭您多年的经验,在收藏过程中所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吴:现在收藏已经没漏可捡了,因为大家的眼光都提高了,有相当不错的鉴定水平,只是在合理的价格上选藏品。收藏种类繁多,总之收藏的切忌贪便宜,现在资讯很发达,国内外的价格基本持平。什么东西值多少钱,已经不是秘密了,所以切忌小聪明和捡漏心里,不要有贪便宜思想,不要听故事,现代人很会讲故事。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大家在收藏的过程中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常有商家说:“这件仿品比真品还好,也很有收藏价值”。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您认为藏品的真伪重要还是艺术水准重要?

吴:真的东西肯定是艺术水准高的,仿品都是在模仿真品,不可能在艺术上超过真品,尤其对于书画作品来说,这是一条绝对真理。工艺品则不然,由于科技进步,工具的现代化,数字化,很多领域的工艺水平都有惊人的高水准,可以和历代一比,故此这些工艺品不论真伪,只要它的选材用料和艺术水准达到一定的高度,都可以做为收藏的选择,起码它是这个时代的一件艺术品。当然作为藏品来说,真伪是至关重要的。艺术水准高的伪作与真品的历史价值还是不能比的,也是不能替代的。真品的唯一性才是收藏的宝贵之处。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我们在收藏爱好者那里通常会遇到两个问题:一是问你藏品的真伪;二是问你值多少钱?很少有人关心藏品的艺术价值,以及作品背后所影射出来的历史价值和人文价值。我们想知道,您在收藏的过程中更关注藏品的艺术水准还是市场价值,艺术水准与市场价值能成正比吗?

吴:对于市场来说有自己的规律,很早以前我说过对市场不能恐慌,不能急躁,起起伏伏是正常的,任何个人行为都是短暂的。我注意到市场上的信息,我更关注的是对历史的研究,市场短暂行为在历史上只是眨眼的一瞬,是那么可笑,所以我都劝我的朋友多学历史,以史为鉴,让自己变得聪明一点。相对而言,艺术才是永恒的,艺术水准才是决定一件作品的生命力,如果没有艺术水准的作品是没有生命力的。艺术水准高的作品如果市场上没有位置,那只是暂时的,因为没人炒他,没有人认识他,或他自己没钱炒作,也许是他性格使然。好的艺术品都有晚几十年才有定论,我们看看历史就知道这条规律,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呀,例如元代大画家,元四家之一吴镇,学问人品都好过盛子昭,但就是不红,盛子昭门前车水马龙,而吴镇却无人问津。吴镇当时对他夫人说二十年后超过盛子昭。事实也是,只有等二十年后他才红。现代人黄宾虹活着的时候并不被人认同,死后五十年才被认同,才发现他的高明,才发现这是中国书画的高峰,这是什么原因,是人所共知的代代相传的庸俗的官场文化和市俗文化。艺术水准和市场往往是不成正比的,只有那些经过岁月的洗礼,在历史上盖棺定论的,才可以说具有市场上流通的实实在在的价值。活着的人都要接受历史的检验。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当下中国艺术品市场异常繁荣,已经从先前的无序走向有序,从盲目回归到理性。您多年以来对中国艺术品市场都比较关注,比较了解,早年也有过亲身体验。想知道,您认为现在的艺术品市场还存在哪些问题?

吴:现在的艺术品市场是正在走向成熟的开始。前十几年是序曲,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慢慢的人们理智了,理性了,专业知识丰富了,每一个参与者可以说都受到了锻炼和教育。也可以说是交够学费了,这就是市场开始成熟的代价。我觉得艺术品市场要自珍、自重、自爱。切不可杀鸡取卵,一锤子买卖,不讲信誉唯利是图。由于市场发展很快,现在问题是多方面的,关键还是诚信和业者素质的提高。鉴赏也是关键的一环,这个队伍在慢慢形成。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很多收藏爱好者都想成为收藏家。其实真正的收藏家又少的可怜,那么什么样的收藏家才能算的上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

吴:收藏在每个历史阶段都有不同的诠释,收藏应该是收集、整理、研究、保护,使之流传的社会活动,是研究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实物和佐证。收藏品包罗万象,文化内涵丰富,范围无限广泛,收藏品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是人类社会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宝贵财富,因此真正意义上的藏家应该有这样的胸怀。现在的收藏热点是人们在小康社会中的一种表现,也有一部分人是倒来倒去,只能算是贩子。我觉得收藏家本身要有丰富的学养,国家也是,民族认同感,个人情操高尚。例如,张伯驹先生,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大藏家,他可以倾家荡产为一件藏品,而他可以将展子虔《游春图》、陆机《平复帖》等几十件隋、唐、宋、元名迹无偿捐赠国家,这是他一生精历和积蓄收来的,我们所谓的收藏爱好者,见了只能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从心里敬佩这位先贤。张伯驹和夫人潘素晚年我见过他们,布衣布裤,朴素平常,非常平和随意的一位老头,这才是曾经灿烂,复归平正。我们现在说收藏家,我以为近百年来也是数人而已。而大都数的收藏者只是爱好收藏而已。希望大家努力,出更多的大藏家,那也是民族之幸、国家之幸。

 

中国有没有收藏家?

杨:除了少部分收藏家以外,收藏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只是一种投资行为,从而忽略了它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所具有重要的意义,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近百年来,随着考古学、金石学、文物和博物馆学的兴盛,我们从狭义的收藏玩物、投资保值逐步扩展到广义的通过收藏研究历史、文化、艺术、政治。国家博物馆的建设,是使收藏上规模上高度的制度化的建设,使收藏真正做到服务社会的功用,大到国家收藏下到收藏团体、个人收藏,都是在收藏过程中完善和充实自我的过程,自我学习,自我教育的过程,是通过一件藏品,使传统文化艺术系统传承的过程,这比坐在课堂上填鸭式的教育来的亲切、深刻。我看到了朋友们在收藏过程中的这种变化,因此我建议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情况,都要寻找一种自己的至爱,俗话说“人无癖不可交”,大概也是说一个人要有爱好,所谓传统文化都是在一代一代的传承中得以延续和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253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