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中良的博客

囍杨杨

 
 
 

日志

 
 

一种文人玩家的雅士之乐  

2010-05-05 17: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种文人玩家的雅士之乐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京都山东人》杂志的李素江前些日子来采访,并把文字图画发表,不揣拙陋,拿出来晒一晒。


 

 

一种文人玩家的雅士之乐

李素江/文

 

   杨中良对自己的定义仍是“一个文化人”,他用他那些宏大深沉的思考来认识这个社会和文明以及艺术。

   杨中良的个人史,也是上世纪90年代成长起来的人文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一个成长轨迹。与60年代出生的“386世代”的那拨人一样,他们年少时充满文化激情,中年后遭遇西方现代文化来袭,从枣树青苔绿瓦灰墙到钢筋水泥玻璃幕墙,从走向商业到回归传统。在经历了80年代思想和艺术形态的启蒙、90年代商业形态的启蒙和21世纪的全球化启蒙之后,他们逐渐形成各自领域,投奔不同方向。

   画家不如做文化

   杨中良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科班出身的国画家,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他总站在时代的前列。幼时思维敏捷,钟爱读书,善于琢磨各种事物;14岁从一头雾水入行学习国画,勤奋不辍;24岁进入文化馆工作,意气风发,带着瘦峭的脸孔和冷峻的眼神肆意地任凭自己的艺术由头疯长;30出头,壮志未酬,毅然赴京,来到《中国书画》开疆拓土;36岁,来到“荣宝斋”,于半商半文里修炼着自己的艺事行为……杨中良曾被业内同人视作“最具有使命感”的文化人,他却自诩“最爱闲适”,他面带微笑,语气平静,却内容宏大而充满激情。

在杨中良眼中,上世纪80-90年代培养了一代人对于文化思索的巨大热情,“那是一种文化激情,是一个年轻知识分子在现代化焦虑中的发言”。当年,二十五六岁的杨中良已经开始深层思考。“中国传统文化有它自己的生态体系,极富有目的和可持续性。中国有如此庞大的人群,在此文化价值基础上,发射出来一种特殊情感,这种情感坚韧、波澜壮阔而又痛苦万分”。

   杨中良认为,做一个纯书画家,“不如做文化有意义”。“我一直在思考,是什么赋予中国书法和绘画一种文化灵魂,使它们融入了更深厚更有分量的东西。”任职荣宝斋后,杨中良有幸接触更多的前辈大师,每每与之交流,总时非常享受。为了穷究书作画品的底里,他又与许多同道交朋友,虚心请教。沉潜既久,他于诸般“玩技”靡不精通。

   “这以前我对中国文化的认识其实是朦胧的,是在文化激情和文化热的滚动中形成的,并不系统和坚固。”而来到北京后的这5年历程,让杨中良重新认识了中国文化的问题,“后来的行为都有这样一个依托和凭借,知识分子是不能靠书本和自己狭窄的经验。”

   也由此,杨中良觉得在文化和社会进程判断方面,开始有了一种“心中有根”的感觉,有了全新的认识:关于中国的文化只能在中国的大地上寻找,关于中国的答案是独特的。中国本土的世界观,甚至于幸福感,只有触摸大地和众生后才能广阔而深刻地感知。

   杨中良认为自己没有彻底完成一个文人向生意人的蜕变,“天生就是文化人,还是认为文化激情是最高的激情。”

 

   对书画艺术的浪漫情怀

   初见杨中良,除了一身中式的行头和“宝续堂”充盈的书斋气韵可以让你找寻出他一丝书画家的痕迹外,很难再从外表看出什么文人的端倪。但是,一旦与他交谈,在他的话语里,你总能发现那来自孔孟之乡的清雅态度。

   2005年,33岁的杨中良选择放弃山东安稳的工作和生活,从烟台画院只身来到京师。他的理由非常的简单。“因为学习。在山东看了太多大师的画册,看到那么多儒雅醇正的作品,经常让我激动,非常想去走入中国文化圈的中心。”

   就因为这份勤学敏思的“冲动”,已过而立的杨中良来到北京。在北京,他仿佛是来到了梦想的乐土。每个周末,杨中良都会去京城的各大博物馆和艺术馆参观,最近距离地去欣赏那些时代久远的大师们的伟大作品。经常是带一瓶水一个面包奔波一天。至今说到当时的情景,杨中良依然心潮澎湃,“那真的是为了艺术的浪漫情结,完全是出自对于艺术的渴望,太单纯的想法了。”

   今天的杨中良依然内心浪漫。他依然做着他喜爱的传统艺术,偶尔画几张水墨,刀刻一二篆印,不太理会外面热火朝天的当代艺术市场。其实他知道外面的书画是一个怎样的价格,也知道怎样的创作能够得到更好的市场反应。但是,他固执地坚持着内心对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那份认真、执着和尊重。

 

 

一种文人玩家的雅士之乐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杨中良的自我气质进化史

   看杨中良今天的水墨作品,如同读他个人的艺术简历。或者,连“读简历”这个过程都可省去,他的水墨画和书法作品分明挂在那里对着过客们讲演:“我的创作者精研过书法,对国画和书法都有过执着的关于表达方式和内容的思考……”

   水墨画中色彩最明亮的部分,往往是不着笔墨的留白,这与油画中处处浓墨重彩制造亮度、对比度相异。而画中浓重的黑色色块,让人浮想自有气韵从纸张里从容散发。杨中良的画,大多以简构图,留空也多,笔墨俊爽利落,气息清新雅致。在作品《湖上书声》中,屋檐下读书的孩童是主角,孩童的脸上平铺着的表情,也就像一张宣纸——简单、无忧。而孩童融进整个画面时,背景光线的大气、近端树枝的飘动,让整幅画生出一种乡村早晨的静谧之感。

   而杨中良画花鸟,也有意无意地选择了山水绘画的笔法——笔墨淋漓、设色素淡、布局沉着大气,在中国文人绘画的笔墨情趣间,让人感到一种安详、淡定却充满希望的艺术气象。

杨中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当代”画家,“文人气质和古人风范”出现在每幅画中,在得意忘形的心境里保持构图内容的形上层面,即物象的精神本质——而这一切专在马之神俊,却不在牝牡骊黄之间的写意风格,似乎于当代绘画中讲究形式语言的表达方式有悖。

   “国画界面临的一大困惑是:如何在国际化的语境中进行当代转换。因为其现状与中国社会经济迅速崛起的进程并不相称。”杨中良进一步指出,“‘国画’与‘现代水墨’,通常界定的方式已让我们产生了一种疲劳和质疑,其形式主义的解读方法误导了许多对东方文化充满期待的人。”杨中良非常赞成中国画讲究写意的说法,“从‘意’字上体会,就是追求心境。”

   但这并不代表杨中良只推崇得意忘形却不要形,“如徐复观先生所言,‘中国的文化精神,不离现象以言本体。中国的绘画,不离自然以言气韵’。”这种“托古改制”、“借古开今”的创作追求,使杨中良的作品承载了更多的精神内容,更容易与观众共鸣,且总有新意。

 

   一半纯真,一半沉静

   中国画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表征,是中国文化精神的集中体现。因此,谈中国画就不能仅仅把它当成一种艺术样式,而必须同中国的整体文化联系在一起。正是基于此,杨中良在研习国画之初就开始练习书法,研究篆刻。而杨中良画作里干净清爽的质感也被他延续到了其书法作品里——明快的笔锋下,起承转合悠游自信。

提及杨中良的篆刻,更是布白安定闲静,用刀清新爽利。其篆刻多以冲刀法,刚直不失含蓄宛若,细品登觉温雅醇和。尤其那方《十八学士》,印风直追先秦,线条清爽干净,遒劲挺拔,既文气又兼容强烈的疏密对比,方寸之间营造出高古特立的视觉效果。

   与整个中国艺术界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关系的是中国篆刻艺术。天性开朗的杨中良却在刀锋印石之间玩出了雅士之乐来。最可贵的地方时,他能留心篆刻的学问,与一般爱好不同,他不但能亲手刻印,也能写,但凡闲暇有余,都留下了文字记载和他玩印并研印的心得。

   由于对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的痴迷,杨中良以深究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研读中国灿烂的传统文化为乐事。“当代艺术正在完成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就是东方语境表述的过程中能留下什么,传统的东方艺术和文化在今天还有多大言说能量?这就需要当代文化以水墨、篆刻、京剧等等作为基础材料的表达。”如何运用传统的东方文化元素消费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一直是杨中良创作中的着力点,这使得杨中良的绘画和书法作品包括刻印,无不体现着他沉静的思考和文人情怀。

   很多年,七零八落走下来,杨中良觉得自己有三个特别好的朋友,一个是国画,一个是书法,接着又与篆刻成为知己。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