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中良的博客

囍杨杨

 
 
 

日志

 
 

宝续堂里聊收藏  

2009-07-14 08: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宝续堂里聊收藏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杨中良  清话  纸本墨笔  2009年

 

 

宝续堂里聊收藏

 

时间:2009年6月26日

地点:北京宝续堂

人物:崔庆国(《鉴宝》杂志主编)

      杨中良

 

 

崔庆国(以下简称崔):杨先生,您是一位书画家,同时也酷爱收藏,请问您是怎样与书画收藏结缘的?

杨中良(以下简称杨):说来话长,十五年前我在蓬莱文化馆上班,专业从事书画创作。那时候没有什么收藏书画的概念,当时凡是从美院教育体系走出的画家,对收藏的认识都相对模糊。学习的途径也多是看美展,订杂志,买画册。创作则主张通过写生,来反映现实的生活。从来没有奢望去拥有一件古人的原作,来增强对传统文化直观的认识,更谈不上什么投资的理念了。好在我对文史知识,历来兴趣不减,当时热衷于对蓬莱历史文化名人资料的整理和研究,能找到一件蓬莱籍书画名人的原作对我来讲是一次重要的发现。我的第一件藏品是晚清进士赵汝湧的一幅对联,在画河畔边的古玩店花了一百元购得,内容我记得清楚,写得是“一簾花雨诗中画,半榻茶烟醉后禅”。赵汝湧的笔法清逸俊朗对我写字真的启发很大,我甚至觉得前十几年的书法都白学了,因为当时所临摹碑帖包含的信息,无法让你体味书法的真正含义。以前,我一直是在用毛笔来“造型”,在描字,在画字,而缺少“写”概念。赵汝湧的作品让我真切的领略到了笔法的玄妙,我的字也为之一变。我当时二十出头,竟然有人从我的字里读到了“古风”,自然我是颇为得意。后来我又搜集了许多赵的作品,采访了赵的后人,写了一系列关于赵汝湧书学研究的文字,发表在各类报刊文集。不到三十岁的我,焉然成为当地研究赵汝湧的“专家”了,赵汝湧书法的市场价值,也由当时的一百元一幅,升值到五六千元一副。收藏给我带来的直接好处,开始让我对收藏着迷。

 

崔:作为一位书画收藏家或是书画收藏爱好者,其收藏理念很关键,能否谈一下您的收藏理念?

杨:我觉得不同的人对收藏有着不同的目的。因此,不同的目的就会产生不同的收藏理念。是用于投资理财,还是修心养性,亦或是学术研究而有助于创作,不同理念对于收藏品的取向会各有侧重。

我对于能够启发创作或是包含了大量学术信息且具有研究价值的作品抱有浓厚的兴趣。其实,这与常人渴望作品升值的理念也并不冲突。越是具有学术价值的作品,其未来的升值空间也就越大,这已经是被市场验证过了的。不管是大名头还是小名头都要藏精品,有特殊意义和代表性的作品更值得关注。笔会上的应酬之作既无学术价值,也不会有好的市场表现,只能是越放越垃圾。

 

崔:众所周知,在当代从事书画收藏的人数众多,但真正的藏家却为数并不多,您认为一位真正的藏家应具备哪些素质?您本人与其他收藏家相比,具有哪些优势?

杨:想成为收藏家起码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要有钱。有钱其实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大家都知道,对于收藏家来说多少钱都不算多,多少钱也都不算少。钱多了可以去买兽首,钱少了可以去攒粮票,买火柴盒。当然,钱自然是多比少好,若身无分文就很难办了;二是要有闲。有闲对于收藏家至关重要,研究、品评、交流、收集没有闲是办不到的。无闲很难找到自己心仪的藏品,无闲也享受不到收藏所带来的快乐,历史上的大收藏家,其实都是些“大闲人”;三要有眼,收藏家无眼,再有钱也白搭。眼是经验,眼是学识,眼是智慧。能在收藏界大浪淘沙幸存下来且获取一席之地的,一定是那些具有超凡眼力的人。收藏并不完全是有钱人的游戏。

我即无钱也无闲,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收藏爱好者。好在我的工作与收藏有着密切的关系,自信眼力不逊于同辈,这或许就是您所说的优势了。

 

崔:在您的书画收藏中,有一部分是当代名家作品,对于收藏这一部分人的作品,其真伪鉴定相对于年代久远的作品而言,难度会小很多。那么它所彰显的艺术价值、人文价值以及历史价值方面的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请您谈谈这方面的经验。

杨:收藏当代名家的作品首先要考量它的艺术水准,千万不要被作者的各种头衔所迷惑。头衔都是暂时的,作品的艺术价值则是长远的。我侧重于收藏那些修养全面,品位纯正,个性鲜明并具有时代特征的艺术品。我从不主张去买那些所谓当代“大名头”的东西。要知道在当下,卖得最好的不一定是画的最好的那些人,真正的收藏家不会去跟风追捧这一类的画家。当然,如果是用于短线投资或是用作馈赠礼品就另当别论了。

 

崔:对于您来说,书画收藏更多的是快乐,藏品也常常寄寓了您的心声。但我相信,您十几年的收藏经历,有的不只是快乐,也会有些许痛苦在其内,能否举几个你的收藏实例,让读者共同分享一下您的收藏往事。

杨:收藏给我带来了数不清的快乐,还不记得有什么痛苦的经历。那些与心仪的藏品擦肩而过的瞬间也只能算是小小的遗憾,而面对现有的藏品难道我们不都是匆匆的过客吗?能悟到这一点就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事了,更无所谓痛苦。收藏既然可以带来快乐,就让我们去积极享受那快乐的一面吧。

 

崔:从事书画收藏,不可避免的要与艺术市场会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您对当前的书画艺术市场有何看法?

杨:当下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尚处于艺术品市场的初级阶段。因为多数购买者是不懂艺术的,所以现在的书画艺术品市场已经衍变成了书画礼品市场,多数人买画不是用来收藏的。当做礼品或用来投资的人占大多数。所以,书画市场要真正的成为艺术品市场,还要按照艺术品市场的规律办事,需要参与者整体素质的提高。步入正轨,还有待时日。

 

崔:依您多年的书画收藏经验和对市场的介入来看,您认为当下书画市场存在哪些需待改善的问题?

杨:最大的问题莫过于买家不懂画,卖家不按照艺术品市场的规律运营。“以尺论价”便是一例。买家搞不清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只能分得清作品的大小,买画如同买布,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赝品猖獗”也是市场的顽疾。拍卖行不保真,小画廊又无真可保,私下交易风险更大,这让许多初涉此道的收藏爱好者无从下手,这都是市场发展的不利因素。

 

崔:当然,对您来说,在收藏过程中您更关注的是书画本身的绘画表现力和在开拓自然的基础上而由此发生的绘画美、艺术美和文化美,但市场从某种意义而言,也是一个检验艺术作品好坏的试金石,您认为怎样的作品更能赢得藏家的关注?

杨:画家要想赢得藏家的关注就一定不要去取媚于藏家。藏家其实最看不起那些媚俗的画家,画家越有风骨,藏家就越喜欢,越敬畏。书画是一种精神产品,能给人美的熏陶和思想上的启迪,可以提升读者的艺术品位,要保持它一贯的高贵与圣洁。

画家要做的是用我家法,画我家画。作品要充满真情实感,可以张扬自己的个性,要有正大之美。作品先要感动自己,感动不了自己怎么会感动藏家?

   作画如做人,人若媚俗,画定不会好的哪去。高贵、儒雅和圣洁是装不出来的。

 

崔:可以说您是一位画家兼藏家,最后请您谈一谈书画收藏与您的书画创作有多大的帮助?

杨:学习书画无非先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师古人;一个是师造化。收藏是师古人,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通过收藏,首先从技法层面,我领略了先人精湛的笔墨和超强的表现能力,几千年来所积累的艺术经验是我们取之不尽的宝藏;从艺术思想层面,我体味到了先人学识的博雅和气度的从容,以及儒家文化所给予的强大的教化力量。这都对我今后的创作受用不尽。

   通过收藏,我觉得当下画家所面临的任务不是创新,而是接气,接传统正脉之气。没有接上气的画家,在若干年后,难免会吃到被边缘化的苦果。

今天的谈话都是我个人粗浅的看法,与任何单位和个人无关,谢谢您的访问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