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中良的博客

囍杨杨

 
 
 

日志

 
 

梦回虎溪  

2009-02-28 13: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老汉(赵立新)不断发短信提醒我,今晚(2月28日晚8点)CCTV4套有介绍虎溪窑王丹老师的专题《印之初》,我说,一定组织收看。我曾三次去过辽宁锦州山区的虎溪窑,其中一次在梦里。看来今晚要四去虎溪了,我期待着。

    检出两年前旧文,再做一次回忆。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王丹,字复秋,号易斋,1963年生于锦州。自幼喜爱绘画,14岁入室李世伟先生门下习书法篆刻,17岁加入辽宁书协,蒙沈延毅、杨仁恺、聂成文诸师指授。1980年始,篆刻授业于大康、韩天衡先生。1985年入中国美院深造,并登堂晚晴轩拜陆俨少先生学画,受益良深。1992年留学日本,作品在西泠印社首届全国印展中获奖;第二届全国神龙大赛中获“全能金奖”;第五届全国书展中获“全国奖”,及数十次参加国家级展览;1988年(25岁)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王丹金石书画展”饮誉京华;1995年、1996年分别在日本佐野美术馆、辽宁省博物馆与日本书道联盟理事长小野田雪堂先生举办“二人书画篆刻展”,广受好评,同时出版作品集;2007年在香港中文大学邵逸夫堂举办“王丹书画篆刻展”。  王丹一直钟情于非石材治印研究。1980年初凿砖制巨印,创作出一批颇具特色的作品;1990年开始专攻陶瓷印研究,尝试在不同质感的陶泥上治不同风格的印章及边饰、钮饰,材质的改变带来刀法印风的改变,使篆刻呈现泥土气。创拨刀法,实现了三度空间的整体把握,于山林中建“虎溪窑”自行烧制,其乐无穷。著名鉴赏家杨仁恺先生题云:“乃我国篆刻制作形质又一划时代之发展……”。王丹有八部作品集先后由日本、新加坡、荣宝斋、河北教育出版社、西泠印社等出版发行;《临张玄墓志》、《篆刻创作》(均为DVD光盘)由中国书协培训中心发行。十余次赴日本举办个人展及讲学。书画印作品被国内外诸多博物馆、美术馆、收藏家收藏。  

     王丹现为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辽宁省书协副主席兼篆刻委员会主任,西泠印社社员,全国第五届篆刻展、2007当代篆刻艺术大展评委,锦州市文联副主席。他被誉为当代中国“陶印第一人”,他引发了一场陶印热潮,他令流行数千年的篆刻印风为之一变。2006年12月,他的3方陶印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为该馆建馆以来首次收藏陶印。2007年1月,他以佛教《心经》为题材创作的52方陶印以27万元的高价被拍卖。2007年3月,在长风春季暨首场拍卖会上,他的8方陶印共拍卖了11.9万元。他集陶印雕钮、刻印、烧制于一身,前无古人。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这就是我魂牵梦绕的虎溪窑

 

 

 

梦回虎溪

 

 杨中良/文

 

    正月里的北京迎来了春节后的第一场雪。

    雪是在雨后的夜里发生的,开始我没有在意雪的到来,雪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次,是楼下狗狗的喧嚣把我的目光引向窗外。透过路灯的光芒,分明有雪的舞姿,我才确信北京真地下雪了。

     是我天生忧郁,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有雪的天气。我赶忙关掉电视,熄灭灯光,来享受这有雪的北京。不觉中,已是凌晨一点,我深卧在窗前的沙发,外面依旧是风吹雪飞。慢慢的我开始恍惚了,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窗外,人就飞了起来。脚下有山,有云,有树,有河,全都盖着白茫茫的雪。不知飞了多久,在一座山坳前停住了。眼前的房子是那么熟悉,只是屋顶、山坡和小院比先前多了一层银白的雪。抬眼望去,坡间的小路挂着一串串红灯笼,一直延伸到山顶上的凉亭,在雪中显得格外的耀眼。靠近了,才读懂了灯笼上的字——虎溪。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大山深处的虎溪窑也披着一层厚厚的雪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虎溪?怎么会一下来到这里,这里应该有虎溪窑,有陶瓷印,有一位叫王丹的印人。王丹呢?念头刚一闪过,院门应声打开,张新迎了出来,还是一脸熟悉的灿烂的笑容,他的笑容让我不再怀疑,这就是虎溪了。张新好像早就知道我想问什么。他说,师傅刚刻了一部《心经》,在烧窑了。左拐右拐,他把我带到了电窑旁,王丹正往窑里放印,造型各异的陶印码放整齐,王丹的表情恭敬肃穆,让人觉得这不是在烧印,而是在做一场法事。窑内的温度在不断升高,一枚枚陶瓷印像是要熔化的金子,灿烂而辉煌。王丹静坐在窑旁,一言不发,也不理我,如同候产的丈夫。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山涧搭起的凉亭是我记忆中的摸样

 

 

 

     太静了,窑里陶印的呻吟都听得清楚,它们似乎还不知道,任何的蜕变都不免要经历一番苦痛。人不能老坐着,总得找个话题吧。想想第一次来的时候,杀鸡宰羊,把酒欢歌;第二次来的时候,开坛讲艺,捏陶问火。想到这里,我突然冒出一句:王老师,咱们还是打牌吧。王丹好像听不到我说话的声音,岿然不动。我发现这句话好像有些不合时宜,是上次在五洲大酒店的一场牌局影响了我的思维。哈哈……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老汉(赵立新)在笑,那场牌局也有他,他总是在我想他的时候赶到。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这是凉亭去年秋天的摸样

 

 

 

     张新说,印可以出窑了。王丹点头,就在话落的瞬间,一部完整的《心经》陶瓷印就摆在面前,颗颗都是精灵,五彩缤纷,美妙极了。我捡起一颗,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忽然觉得这东西应该是滚烫的,可感受到的完全是温暖。为何不烫?我自言自语。王丹终于开话了,他说,你喜欢的东西,永远有适合你的温度。嗯,这话经典。我开始仔细欣赏这部《心经》,每一颗都不忍释手,印文边款,印钮色釉,千变万化,各不相同,一切都是王丹式的语言。我在想,陶瓷印不是王丹的发明,但当代印人能像王丹这样做的如此彻底,如此投入,并达到如此的深度怕是绝无仅有。王丹与其他印人最大的不同是,他把陶瓷印当作一个完整的艺术品来对待。从取土制坯,到印面篆刻和印钮修饰,然后上釉烧制,每一道工序都有严格的要求和高超的技巧。至于那些温度、硬度和湿度如果不通过长期实践怕是一年半载也难能搞得明白。更重要的是他通过长期大量的艺术实践,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创造了拨刀——一种适宜刻陶的用刀方式,与刻石章的刀法大为不同。作品中所体现出陶土特有的自然与古朴也是有别于金、石、玉、牙等材质的,这些都不是对陶印偶尔为之的印人所能轻易达到的高度。如果在陶瓷印这个门类里能出现大师的话,我希望是王丹。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永远忘不了那山间的红灯笼

 

 

 

     老汉见我老拿着印不撒手,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说,与这部《心经》一起出炉的,有丹哥特意为你刻得一枚佛像印。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时,只见王丹微笑着把一枚精美的佛像印送到我的面前,我太兴奋了,兴奋的有些恍惚。我伸手去接,印却从我的手里滑落,落地后发出清脆的响声,我伏在地上,却找不到一丝瓷片……

 

 

 

 

梦回虎溪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这是王丹的瓷印新作《生欢喜心》

 

 

 

    窗户被风拥开了,我从沙发上惊起,外面的雪依旧下的疯狂。手机上时钟告诉我,现在是凌晨四点。

    第三次去虎溪,原来是一场梦。

 

 

 

这里有视频: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35828040905888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