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中良的博客

囍杨杨

 
 
 

日志

 
 

荣宝斋举办“溥松窗画展”  

2008-12-12 19: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来荣宝斋上班已经一个多月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从各个方面还需要有适应的过程。溥松窗先生的遗作展就要开幕了,雷先生和海清以及全体的同仁都为之付出了努力,在欣赏溥松窗先生艺术的同时,也向他们表示我真诚的敬意。因为他们对待艺术的真诚一直让我感动。希望朋友们有机会来荣宝斋看看,看看溥松窗画展。

 

 

荣宝斋举办“溥松窗画展”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溥松窗画展”在北京荣宝斋举办

 

为了纪念溥松窗先生诞辰95周年,“溥松窗画展”2008年12月18日至28日在北京荣宝斋举办,此次展览共展出溥松窗先生生前精心创作的绘画作品100余件。溥松窗幼年读私塾,十五岁继承家学习画。传统功底深厚,技艺精湛,画风清新古雅,题材广博丰富,在继承中国画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创作了大量符合时代潮流的作品。建国之初,为了表达对新社会的喜悦之情,创作了多幅作品献给国家,还曾为人民大会堂创作过大幅作品,颇受观众好评。通过此次展览读者可以较为全面领略溥松窗先生艺术成就,全国美术界和美术批评界也能够更好地了解溥松窗先生的作品。由荣宝斋出版社出版的《溥松窗画集》同时发行。

    溥松窗(1913—1991),姓爱新觉罗,名溥佺,字松窗。系清末惇亲王之孙。系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文史研究馆馆员,九三学社成员。出版有《山水画法全图》及“荣宝斋画谱”系列《溥松窗绘山水》、《溥松窗绘兰竹》等

 

荣宝斋举办“溥松窗画展”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冰雪聪明禀赋高

——忆溥松窗先生

 

◇ 雷振方

 

    溥松窗先生名佺,姓爱新觉罗,是清代宗室之后。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我曾多次见过松窗先生的长兄溥雪斋先生,70年代后期又与松窗先生开始密切的交往,之后与先生的八弟溥佐(庸斋)先生也有不少往来。现在回想起来,作为一个后生晚辈,这真是一种难得的缘份,也是我人生中值得庆幸的事情。雪斋先生“文革”初不幸罹难,庸斋先生远在天津见面较少,而与松窗先生十几年来交往较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30年前改革开放刚刚开始,荣宝斋在那种大好的气氛中,也开始恢复了与全国各地书画家的往来,经过上级批准,又恢复了中断多年的为书画家支付稿费的制度,现在看来,那时的稿酬虽然很低,但是书画家对于自己的劳动成果被剥夺了十多年后,终于得到了国家的承认,都表示了惊喜与感激。记得我第一次将稿酬送到松窗先生的手中时,他脸上露出了说不出的喜悦,高兴得像个天真的孩子,连说“好,好”,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六十多岁的他感到春天到了,迎来了绘画创作的黄金时期,在以后的十几年中松窗先生饱含激情地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从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他扎实、深厚、全面的传统绘画功力,他山水、人物、马、花卉、书法无一不精,这与他早年刻苦学习是分不开的,当然也融汇了他的聪明才智。松窗先生1990年出版过一本《山水画法全图》,书中对山石、水云、树木等画法做了一一解析,其中关于树木种类的画法有四十多幅,详细地描绘了不同树种的不同画法。这在当今满天下的“著名画家”之中,又有几人能够画得出呢。在松窗先生留下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他娴熟地运用所掌握的技法,随心所欲地描绘他要表现的题材,一笔一画都饱含着浓厚的传统韵味,而在构图布局中又能出新,充满着空灵。一个画家能否画大幅作品,可以看出作者的创作能力,大画不是小画的放大,也不是小构图的堆砌和拼凑。松窗先生一生中有许多幅丈二以上的大作,我们看到他的大幅作品气势宏大,笔墨苍劲,构图完满,常给人一气呵成的感觉。我以为大画看的主要是气势,给人一种舒服的享受,松窗先生所画的大画就是这样。

    松窗先生虽立根于传统,但他不是一个守旧的人。在生活中他对于新的事物,接受很快。记得约三十年前,国内进口了一批罗马尼亚的组合家具,价格不菲。有一天我去看望先生,那时他还在平房中居住,我刚一进门,松窗先生就指着屋中里外两套罗马尼亚组合柜给我看,问我“怎么样,好不好”,我赶忙称赞,听到我的赞美之声,先生又是一副天真得意的样子。我当时感到,先生出身于封建家庭,从小受传统教育,这么大年纪还能有这么“时髦”的思想,真是难得可贵。还有,当小型摄像机在北京还没有流行时,先生的肩上已经背有一架了。这倒不是为了赶时髦,而是为了实用,用它来拍摄一些需要的绘画题材,作为绘画的参考。我在他家中就曾看到他一边看马的录像,一边创作,所以他画的马虽工细,却都非常生动,不是完全以宋元人的画作为稿本。

    松窗先生的不守旧不止表现在生活之中,在他的绘画创作中也是这样。仅以山水画中的青绿画法为例,青绿画法始于隋唐,是用矿石颜料中的石青、石绿,表现自然风景的一种画法,千百年来一直沿用至今。近代一些著名画家都曾用这种画法去表现所描绘的题材。张大千晚年的泼彩,将石青、石绿运用于写意山水画中,创出了新奇的画风。而松窗先生是在传统的画法中寻求改革,他是在把青绿山水这种古老的画法用于写实的山水画创作中,进行探索,取得了画面清新的效果。他在描绘新农村题材时,在所画的梯田中施以石绿,给人感觉清翠明亮。在另一幅水田的构图中,将田染上石绿而远山用浓淡石青,青绿结合,山青水秀。在描绘长城的作品中,以浓石绿染山石烘托出蜿延的长城,更显得庄重威严。他用石青、石绿不是重色平涂,而是浓淡相间,灵活将这二种颜色融洽地运用于创作中。他所作的以马为主题的作品,补景的坡石树木用石青、石绿也完全不同于元人赵孟頫,他把青绿色彩尽量淡化,只是烘托。赵孟頫是凝重、古朴,而他是淡雅、清丽。

    除去画山水和马之外,松窗先生也喜画竹,他不止一次对我表示,他更擅长画竹,确实他所画的墨竹,既有文与可、吴仲圭的墨韵,又有顾定之、夏仲昭的风骨。特别是他画的风竹,迎风挺立,竹叶飘摇,别有一种文人雅韵,在同辈人中确是高出一筹。1991年初春的一天,我去看望先生,那天他精神极好,非常高兴。松窗先生性格开朗,率真敏捷,对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这点凡与先生有过交往的人无不感受极深。我与先生相识多年更是深有体会,但是那天我感到先生格外的亲切,他一定要留下我吃午饭,说是八弟从天津托人送来了大对虾,是最好的一等品。同时又说他竹子画得好,一定要画张竹子送我,盛情难却,我只好留了下来。那天除了两个小保姆,只有我和先生二人。用餐时,我们一边品尝庸斋先生自天津送来的美味大虾,一边谈画。餐后先生拿起一张四尺整宣,中间一裁为二,两张接起来有八尺长,然后挥笔一气呵成,瞬间一幅兰竹长卷展现在我的面前,苍劲、飘逸,带着微微的墨香。先生题上我的名字和款印,卷好后交到我的手中,笑着说:“下回来咱们再画。”我连忙感谢着告别,离开了先生家。谁知不到一个月,病魔突然向先生袭来,先生住进了医院。住医院的初期精神还不错,一天我去医院看望先生,见他打着吊针,吸着氧气,但精神尚好。病房中的电视开着,正播放两伊战争的新闻,他还和我笑谈战争,评说新闻,边说边用手势,拉着输液的皮管摇来摇去,我连忙制止,怕影响他休息,我很快告别出来,这是先生留给我最后的印象,他一直到生命的最后都是那样的率真乐观。后来我陪同启功先生又去看望了弥留之际的松窗先生,见了最后一面,从医院的电梯下来,遇到了也来探视的溥杰先生,溥杰先生和启功先生二人见面言语不多,悲悯中充满了惋惜之情。

    数月后的一天,我把松窗先生赠我的墨竹卷拿给启功先生看,并讲述了当时的情景,启先生沉思片刻,随即题诗一首:

   《松窗居士画竹卷,笔迹匆遽,若不可待者,旋即逝世,仅一月耳》

戛玉琳琅顾定之,琴书堂里见新枝。失惊落笔如飞处,似恐琼楼赴诏迟。

冰雪聪明禀赋高,星源万里溯来遥。惜丁四库凋零后,文字如何写大招。

   启先生的诗句是发自肺腑的,启先生长松窗先生一岁,又同是雪斋先生松风画会成员,他们之间友情之深厚,可想而知。

   松窗先生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其作品广布人间。溥松窗先生和许多老一辈的中国画家一样,在中国绘画的继承发展中都做出过杰出的贡献,他们是不会被忘记的。

荣宝斋举办“溥松窗画展” - 杨中良 - 杨中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